养成习惯、补齐短板,县城居民网购体验再升级——

西藏江孜网络消费更方便(构建新发展格局·县域消费观察)

本报记者  徐驭尧

2021年04月27日10:10  来源:永利皇宫官方网站登入
 

  当地群众在快递点取货。
  李擎昊摄(人民视觉)

  快递点工作人员从车上取下快递。
  李擎昊摄(人民视觉)

  核心阅读

  快递物流所需时间越来越短,身边的电商服务越来越到位,在海拔3700多米的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江孜县,网购已经成为不少人的购物选择。

  消费亮点的背后,不仅是物质生活的丰富,也是生活习惯的养成。通过互联网,偏远县城的人们连接上了更大的世界。

    

  刚拿到手的包裹,拆了包装,打开折叠的平衡车,试了一下,小伙子便心满意足地把这个新鲜玩意儿装回箱子里,拎着回了家。这一幕发生在海拔3700多米的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江孜县快递点门口。

  “县里网购的人越来越多,大家经常购买些新奇玩意儿——光是这个平衡车,县里都有好几台。”快递点的工作人员说。

  在网购大潮中,像江孜这样的偏远县城,也出现了消费的新亮点。

  习惯改变

  “我们也能买到天南海北的商品”

  江孜县闵行中学教师巴片有着10多年的网购经历。哪怕之前在江孜县下辖的乡镇工作,她也时常通过网络购买物品。“我从拉萨来,刚到江孜的时候,很不适应这里的线下商业,很多喜欢的东西都买不到。所以就会网购一些衣服和生活用品。”巴片说。

  江孜县机关干部央吉的网购习惯,养成得更早。在河北石家庄读书期间,她就学会了网购。“像我一样的西藏青年很多都在东部地区求学和生活过,那边网购发达,等我们回到家乡,也会带着网购的习惯回来。”

  消费习惯改变背后,还有商品种类的变化。打开巴片的手机,电商平台的购物车里满是各类时髦的服饰、新奇的玩具和进口的零食。“如今家里买东西,最先想到的就是网购,只有急用的生活必需品才会去线下的超市购买。”巴片说。

  随着网络和智能手机的普及,年轻人接受外界信息的速度加快,也让他们有了更开阔的视野,愿意尝试更多的商品和销售模式。巴片说:“看直播的时候了解到一款商品,我觉得好,就直接下单;明星带货,我会去搜索同款;看到微信里公众号、朋友圈的推荐,我也愿意买来试一试。”

  当然,像江孜这样的偏远地区,网购对于一些文化水平不高的农牧民来说,还是有些困难。不过,这部分消费热情并没有减弱,而是通过“代买”的形式得以释放。

  走进江孜古堡脚下的拉则社区,在旦增扎西的小店里,堆着及腰的包裹,这都是乡亲们购买的商品。旦增扎西在开店的同时,也经营着社区里的电商服务中心,周围不会网购的乡亲来他的小店通过网络购买商品,快递送到旦增扎西的店里,再由邻居们自取。

  “江孜虽然相对偏远,但是通过网络,我们也能买到天南海北的商品。”说起如今买东西的体验,巴片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物流改进

  “这些年,包裹量增长了一两百倍”

  2012年,杨重运从外地来到江孜,做起了快递服务,儿子杨鹤在2017年也到了江孜,成了父亲的同行。一晃快10年,父子俩见证了快递业在这里的发展。

  曾经,邮政是江孜唯一的快递企业。但随着像杨鹤这样的从业者的到来,如今江孜已经基本被主要快递物流企业所覆盖。

  “2012年的时候,江孜快递业务刚刚起步。我听爸爸讲,一天正常三五个快递,多也就10个。”杨鹤回忆,“现在,我经营的加盟营业点一天三五百个包裹是常态。保守估计全县的包裹数量能达到一天近千单。这些年,包裹量增长了一两百倍。”

  转折出现在2017年——那一年,快递点单日包裹数量第一次达到了100件。在和顾客的交流中,杨鹤发现,4G网络的开通和普及,是网购得以推广的重要动力。“有了更快更好的移动网络,购物的体验逐步提升,大家愿意在网上浏览信息、订购商品。网络不但是购物的渠道,也是了解商品的渠道。”

  与网络提速同步,物流服务的提速也改善了县城居民的购物体验,让他们更乐于网购。杨鹤介绍,2015年起,通往江孜的道路逐步升级,往日需要在各种颠簸路面上行驶多日的大货车可以平稳快速地开进县城;2018年,日喀则机场开通物流直达,机场高速也在不久后修通,很多空运件不用途经拉萨等地转运;日喀则的物流集散地信息化和自动化程度近年来也不断提升,分拣、配送效率大大提高。

  “10年前,一个包裹路上需要十几天,我们还不敢跟客户保证时效。现在陆运7天左右,航空件3到4天,物流环节改善是电商消费体验提高的重要保障。”杨鹤说。如今,网购的人越来越多,有些还是“网购大户”。“有个年轻人一次网购了37个包裹,把我们吓了一跳,一车包裹几乎都是她一个人的。”

  模式改良

  “打造更多细分化、有特点的电商新模式”

  “电商消费蓬勃发展,但却依旧有‘成长的烦恼’。”江孜县委常务副书记、上海援藏干部张毅说,“商品种类丰富了,物流速度也比原来快了,但是整体来说成本依旧比较高——物固然美,价却未必廉。”

  在张毅看来,县域消费的增长不仅指县城居民的消费,也应该包含周边乡镇村庄在内的全县群众消费。利用好县城的辐射效应和服务效应,才能以县城为龙头带动县域经济的发展。

  “比如,江孜县一些乡镇希望在县城建设一个面向本地的电商平台,以聚合本地居民需求的方式向商家进行议价。一方面可以降低商品价格,另一方面也能通过大量采购压低物流成本。”张毅说,“这是一种针对偏远地区的新尝试。”

  除了本地消费者主动聚合需求,电商平台也可以通过规模效应降低成本。有电商行业从业者表示,目前随着一批主攻下沉市场的电商兴起,大家都在思考,这个领域应该如何拓展业务。“这块市场大,但是消费者分散购买给平台带来的利润并不高,主要是物流成本过高。”一位从业者说,“随着这些地区人群购买行为数据的进一步丰富,电商平台可以通过大数据等方式对一个地区的消费行为进行预判,进而通过搭建本地仓的方式降低物流和配送成本。”

  “偏远地区基础设施底子薄,同时群众消费需求分散,利用线下消费来满足多样化的本地需求难度更高,由此看电商消费的蓬勃发展是一种必然。”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所长崔丽丽说,“下一步,电商平台有必要向县域特别是偏远地区县域进一步探索、发现新市场,打造更多细分化、有特点的电商新模式,让电子商务的生态更加丰富和健康,也给群众带去更多的消费选择和发展红利。”

   

  记者手记

  消费带动生产,也带动发展

  对于偏远县城的消费者来说,电商扩大的是消费,扩展的是见识。一次次消费购物,不仅仅提升了生活水平,也让他们有机会与更广阔的世界连接。

  观念一变天地宽。消费多了,“这些东西我们为啥不能做?”这个念头在一些人心里生根发芽。特别是对于年轻人来说,潮流和时尚在手,机会之门也就打开了——找到具有比较优势的商品,县城也能成为创业的热土,那些熟悉电商、紧跟潮流的年轻人,就是产业成长的重要力量。

  进一步看,随着生产日渐兴旺,很多问题也会随之解决。就物流而言,生产规模扩大意味着物流成本会在规模效应下被摊薄,县域的物流配送也会变得更为顺畅。在中西部地区,一些地区孕育的电商村、电商镇等都帮助当地降低物流成本,也惠及了当地群众。这是一个正向反馈的过程,产业的规模越做越大,物流的成本越来越低,消费的便利程度就会越来越高。

  消费带动生产,也带动发展。构建一个健康的经济循环,需要生产和消费“双轮驱动”,帮助消费者走向美好的远方。


  《 人民日报 》( 2021年04月27日 10 版)

(责编:旦增卓色、吴雨仁)
网站地图 永利皇宫游戏登入 8号船直营登入 永利皇宫投资系统骗局登入
太阳申博网址 菲律宾申博娱乐开户 申博138开户 申博在线体育投注
大唐彩票上海快三 申博快速提款 申博开户网址 www.sbc188.com登入
pt老虎机开户登入 永利皇宫平台登入 pt老虎机下载登入 永利皇宫直营登入
pt老虎机娱乐登入 永利皇宫官方代理登入 永利皇宫游戏下载登入 龙虎国际游戏下载登入
S618B.COM 79jbs.com 585sunbet.com 638PT.COM 8YQS.COM
518sunbet.com 318XTD.COM 233PT.COM 1112936.COM 498SUN.COM
8RQS.COM 788TGP.COM 1112126.COM 700xsb.com 1112978.COM
1111ib.com 968tt.com 88TGP.COM 8AQS.COM 277PT.COM